首页 >>

谁救了3个窨井下中毒工人?是“一群人在战斗”!

5月8日,四川宜宾藤荫街发生一起窨井中毒意外事件:一名工人进入窨井疏浚管道时中毒,两名工友先后下井营救,不料也出现不同程度中毒症状。
幸运的是,3名中毒人员最终均成功获救,目前正在康复之中。

红星新闻记者日前走访了解到,当天在营救现场,李六松的热心参与救人,也有工人们的积极自救,以及消防的紧急救援和附近群众的热心帮忙。
3名工人成功获救背后,是一个救人者的“群像”。
获救的罗彬说,他代表获救人员,感谢所有向他们提供过帮助的人。

↑众人协力营救中毒工人曾政金

被困:

疏浚地下管网,一工人缺氧晕倒井下

藤荫街因紧邻金沙江中坝大桥,是宜宾南岸西区经南延线上G85银昆高速公路的主要通道之一,虽然道路不宽,但交通比较繁忙。

街道两侧,坐落着10余年前建成的三个商业住宅小区。
在藤荫街城市干道下,分布着雨污和生活污水管。
罗彬任职的宜宾叙州区宏厚园林公司,负责宜宾南岸片区的地下管网维护。
因地下生活污水外溢至路面,身为宏厚园林公司建管部副部长的罗彬,带领疏浚组工人曾政金、肖坤荣、李军、熊一金、黄焕全等工人,自5月6日开始,一直在藤荫街疏浚地下管网。

“事发当天,我们从早上7点开始抽水。
”罗彬回忆,上午11点30分后,位于碧竹山庄消防通道口的窨井水位下降到40厘米左右。
考虑污水外溢可能有异物堵塞管道,工人曾政金准备下去看看。

据工人熊一金回忆,5月8日事发时,宏厚园林公司连同罗彬和驾驶员在内,在施工现场的一共有8个人。
上午11时55分,曾政金通过梯子下到窨井内。
窨井狭窄,为便于工作,在井口协助的工友们抽了梯子,并扔了一个编织袋下井,让曾政金把井里的杂物装进编织袋。
就在此时,井里的曾政金喊了一句:“糟了,缺氧。

井口上方的肖坤荣、熊一金看到,曾政金抓起编织袋捂在自己的口鼻处,随后慢慢趴在突出窨井壁的横管口,没了动静。
工人们事后估计,窨井深度约4米左右。

↑众人协力营救中毒工人曾政金

救人:

工人营救中毒,他两次下井救出一人中毒

井口四五名工人都先后看到曾政金疑似中毒,遂手忙脚乱将抽上来的梯子重新安插到窨井中。
工人肖坤荣踏上梯子,快速进入窨井,并跳进淹到大腿处的污水中试图营救曾政金。

据现场工人黄焕全回忆,肖坤荣一手抓住梯子,一手用力将趴在水面上的曾政金翻个面,使之可以呼吸。
但大家很快发现,井里的肖坤荣也不动弹了,呼之不应,出现中毒症状。

从消防部队转业到地方的罗彬见势不妙,赶紧踩着梯子下了三步,反手、躬身抓住肖坤荣的手。
而井口上方的黄焕全、熊一金、李军等四五名工人一起出力,像“猴子捞月”一样将罗彬和肖坤荣拽出窨井。

“井里、井壁、地面上全是污水,参与营救的工人们衣服裤子全脏了。
”黄焕全回忆,虽然肖坤荣获救,但因为抽水机早前停止工作,导致网管污水回流,窨井内水位开始缓慢上涨,曾政金的危险加大。

罗彬说,由于事发突然,不管他作为现场管理者,还是消防部队转业人员,都不可能对陷入危险的工友曾政金不管不顾。
罗彬不顾危险,第二次顺着梯子下井,试图将排水用的软管套在曾政金身上,将他救上地面。
当时,他弯腰揪住曾政金身体用力将其拽到梯子位置,曾政金勉强用双手抱住梯子。
此时,罗彬感觉呼吸不畅,有中毒感,遂把身体探向井口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再次俯下身子去拉曾政金,打算给他套软管。

然而,趴在井口拽住罗彬的工人们,很快发现罗彬的身体软了、手和脑袋耷拉下去,一动不动了。
眼看罗彬也出现了中毒症状,黄焕全、熊一金、李军、严德其等井口工人们,再次“猴子捞月”,一起用力往上拽罗彬。

在此过程中,罗彬的头部被卡住,李军沿着梯子下了两步,将罗彬的头扳过来,众人才合力将其拉出井口。

↑众人协力营救中毒工人曾政金

获救:

两名中毒工友被救出

工人自发拨打120、119

“由于事发太突然,从发现曾政金缺氧中毒,到救出中毒的罗彬,可能就六七分钟时间,很多过路群众和附近店铺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
”多名工人都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罗彬记得,他第二次下井前,喊熊一金给公司打电话报告情况。
但此后出现罗彬中毒,熊一金还没来得及打电话,大家又开始救罗彬。

附近市民拍摄的视频显示,肖坤荣和罗彬获救后,一名身着卡其蓝工作服的男子,多次对两人进行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经工人们确认,“卡其蓝男子”是工人黄焕全。

罗彬获救后和肖坤荣躺在地上,有热心市民为他们扇风送氧。
工人李军给公司打电话报告情况时,熊一金就先后拨打了120和119,焦急求助。

“我大概是12点03分打的120,然后马上打了119,时间大概是12点05分。
”熊一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营救肖坤荣和罗彬时,围观群众都还没靠近,都是现场工人在自救,热心市民还没来得及帮忙。

熊一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罗彬中毒后,现场没有人指挥,拨打120和119是他的自发行为,“发生了这种事情,我们自己打120和119,很正常。

宜宾市消防救援支队提供的接警时间显示为2020年5月8日中午12:05:45秒。
消防记录的报警电话号码,来自现场工人熊一金,而非其他热心市民。

↑协力营救中毒工人曾政金,红圈内为退役军人李六松

群像:

退役军人附近群众纷纷赶来帮忙救人

距出事井口最近的,是一家洗车店。
店员们听到异常,出来看时,发现头戴安全帽的工人们,正在往井口外面拉人。
此时地上已经躺了一个人,工人们称此人正是肖坤荣。

洗车店的工人几乎都是小伙子,大家还没跑到井口,就听到有人喊快拿电扇、快打120、119等,场面一度混乱,这时行人才开始注意到窨井“出事”,很多人跑过来试图帮忙。

↑中毒工人曾政金获救前,李文玉的电扇起了送风作用

附近店铺的人都被嘈杂声惊动,纷纷出来围观。
一位叫谭晓和的店主,从自家店铺取来一把壁扇。
“碧竹面庄”老板李文玉听到喊“风扇”,跑回面庄抱起电扇就跑。
半路上被洗车店小伙子接力过去,李文玉又回店让人搬来第二把电扇。

洗车店的小伙子们,手忙脚乱从店里拉出来电线和插板,两把电扇呜呜转动,开始向井内和路面上的肖坤荣、罗彬送风。
经辨认,在井口横握电扇向窨井送风者,系现场工人侯方。

12时05分,宜宾市叙州区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退役军人李六松路过现场,发现险情,遂停车赶来支援。
网友拍摄的现场视频显示,李六松扶住井口梯子,出现在黄焕全对中毒者人工呼吸急救的画面中。

↑消防员下井营救中毒工人曾政金

感谢:

被救者发声:是群体力量救了我们

5月8日12:09分,宜宾消防南丝绸路消防站接到指挥中心调派称:位于南岸西区藤荫街有人员被困于下水道内,情况紧急,需要救援。

消防站立即出动一车6人,由副站长陈路带队,火速前往事故地点展开营救。

中午12:13分到达现场,因为道路拥挤,救援人员携带氧气瓶下车跑步到达井口。
发现一人(曾政金)被困狭小的下水道里,身体虚弱。

见此情形,消防队员立即组织营救,并疏散现场围观群众。
但由于井口过于狭小,身负氧气瓶的救援人员无法深入井下,只好撤出。
现场群众拍摄的视频显示,此过程中,退役军人李六松一直帮助扶定冒出井口的梯子。

此后,消防员胡义康携带吊带和绳索,顺梯子进入下水道,将安全吊带穿到被困者身上后,由地上救援队员合力将胡义康和被困者曾政金先后拉上地面。

现场视频显示,在拉升消防员和被困者曾政金过程中,李六松一直在旁边帮忙。

救护车到达现场后,将已经恢复意识的罗彬和肖坤荣送往医院抢救。
几分钟后,曾政金被救岀井,同样被火速送医。

截至5月13日记者发稿,罗彬和两名中毒工人已经基本康复。
为了慎重起见,曾政金和肖坤荣仍在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高压氧舱接受治疗,罗彬每天输液后以可自行回家,3名伤员恢复良好。

“我们能够获救,一是因为发现得早,自救及时;二是包括李六松、李文玉在内的很多热心市民提供了大量帮助;更得益于消防救援人员的专业技能。
”罗彬认为,是“群体的力量”救了他和两名工友。

罗彬说,他代表获救人员,感谢所有向他们提供过帮助的人。

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罗敏

编辑 潘莉

文章来源:玉米收割机价格

标签:玉米须提取物,玉米须煮水,玉米行情分析,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国家考核,粮食之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