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离职,折腾的拜腾没完没了?

2024-04-13 09:58

1. 创始人离职,折腾的拜腾没完没了?

“怎么起这个名字?纯粹就是折腾。”网友此番留言,有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希望拜腾不要再这样折腾下去了。
拜腾爱折腾,这是它给行业留下的印象。它又是如何折腾的?汽车民生网对此进行了梳理,大致如下。
1、败光84亿没造出量产车
拜腾汽车于2017年9月7日正式成立。对于一个新车企而言,前期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融资,而要融资,得先有个“借口”,这个借口就是先把所谓的量产车型原型造出来,好与投资人“撞”个满怀。
拜腾还好,至少好过那些靠PPT造车骗钱的人。

2018年,拜腾的第一款量产样车 BYTON Concept“造”出来了,果真找到了伯乐,即拜腾与一汽达成战略合作,从而顺利完成了5亿美金B轮融资。拿到了钱,拜腾在市场上的声音反而越来越小。原因是,投资圈对造车新势力的态度急转直下,直接造成拜腾之后的融资难。其次,2019年4月,CEO毕福康突然辞任,使得拜腾的投资基本泡汤。

央视对这一现象进行了关注,质疑拜腾花光了84亿却没造出量产车。
2、成立新公司究竟要干嘛?
被业界认为拜腾很难翻身的时候,今年9月9日,拜腾汽车成立了新科技公司——南京盛腾汽车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有意思的是,该公司注册地正是现在拜腾南京的办公地,其股东也是一汽集团、南京经开区科创基金、盛屯集团这些“老面孔”。
成立新公司就可掩盖老公司的是是非非?而且股东还是那些人,就连办公地点都不变,实在看不出成立新公司的出路在哪里?最后网友得出一个结论:同一个壳换了一件新衣穿,其目的就是想掩人耳目,为推进项目继续寻求融资。殊不知,口碑做差了,想矫正已非易事。
3、拜腾重组意味着项目重启?
原来,拜腾成立新公司是为重组找出路来的。媒体的消息是,拜腾董事会和股东会已经正式批准了拜腾重组方案。一同出现的还有人事变故,即联合创始人、CEO戴雷博士已经离开拜腾(据说是董事会和股东不满意戴雷的工作方式),拜腾首席事务官丁清芬目前作为联席CEO负责公司的整体运营。

不过,上述消息是据“可靠消息人士透露”的,还未得到官方的证实,即使我们相信这是事实,一个失败的项目重新让它启动,除了投资人的不甘心之处,能否吸引新的投资伙伴进来,也是个未知数。
只可惜,原先那个被认为很会“烧钱”的CEO戴雷博士已经离开拜腾,他的出局,是不值还是背锅呢?欢迎参与讨论。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创始人离职,折腾的拜腾没完没了?

2. 独家丨重组方案已获批,拜腾“停摆”3个月后将重启

文|郭文静
图|来源网络
在停摆了三个多月后,拜腾汽车有了新动作。
近日,《车壹条》从接近拜腾重组计划的消息人士处获悉,拜腾董事会和股东会已经正式批准了拜腾重组方案,这意味着在停摆三个月后,拜腾项目重启。同时,拜腾也迎来新的人事安排,原CEO戴雷博士已经离开拜腾,经拜腾董事会决议,拜腾首席事务官丁清芬目前作为联席CEO负责公司的整体运营。
实际上,在9月初不少媒体就报道了拜腾汽车即将“重启”的消息,而其重启将由另一个相关公司推动。
一家名为南京盛腾汽车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南京盛腾汽车)于9月9日成立,注册资本人民币15亿元,经营范围包括汽车零部件研发;技术服务、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交流、技术转让、技术推广;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新能源汽车电附件销售;新能源汽车换电设施销售等。

南京盛腾汽车的注册地址是拜腾南京办公地,而其主要股东也是盛屯集团、一汽集团、南京经开区科创基金等拜腾现有股东,再参考此前就有媒体报道称,拜腾已经申请注册成立新科技公司,命名为“盛腾”,基本可以确认南京盛腾汽车与拜腾的关系。
因此,有人认为这是拜腾“换壳”再出发,而盛腾就是这个“壳”,换壳的目的是甩掉债务等负担,“规避”责任,但实际上在拜腾重启中,盛腾扮演的或许不是一个“壳”的角色,而更像是一个外部助推器的角色,换句话说,这场重启中,主人公还是拜腾,造车这件事也还是要靠拜腾来完成。
而新成立的盛腾,更可能只是个阶段性助推器。

据了解,拜腾核心股东和投资人之所以发起成立南京盛腾汽车,其主要目的是以研发业务为核心、团队轻装上阵,快速推进拜腾M-byte的量产研发工作,盛腾将以产品研发和电动平台技术开发为主,而拜腾则将聚焦产品工业化生产和市场销售等业务,两者管理交融、业务互为补充。
公开资料显示,南京盛腾的法定代表人由拜腾汽车中国研发副总裁段连祥担任,他将作为盛腾负责人主管M-byte量产研发和供应链管理相关工作,由此也可看出盛腾的主营业务是研发。
同时,拜腾和盛腾是两家独立的实体公司,但将进行一体化管理,在职能架构上互为补充,共同目标是实现M-byte在2021年底成功量产,而盛腾将在量产前并入拜腾,在完成M-byte平台和车型开发后,在拜腾原有技术基础上开发的新技术成果相关知识产权由拜腾所有。
由此来看,拜腾对于重组已经有了长远且清晰的规划。《车壹条》从有关方面了解到,拜腾基于现有股东资金支持,在进行债务重组和组织优化后,会适时推进生产制造、产品上市销售相关准备工作。
盛腾的成立可以看做是拜腾汽车曾承诺的重组的重要一步,今年6月底拜腾汽车在宣布停摆的同时也开启重组,虽然这一举动一度被市场解读为拜腾要退出造车事业了,但实际上拜腾一直在推动重启。
8月份拜腾还确定了一个招标项目,中国招标采购信息网中标信息显示,拜腾运营主体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年产30万套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项目弱点自控系统工程增项劳务合同招标项目”已于8月22日完成招标。

还有媒体报道称,近几个月拜腾在分批次召回员工,拜腾留守员工已经由宣布停摆时的不到100人增加至约130人,最近的召回完成后将增加至200人,其中绝大部分为研发人员,供应商选点工作也已陆续启动。这些动作似乎可以证明拜腾从未停止重启的努力。
对于拜腾的停摆,业界不乏惊诧和遗憾之声,因为在一众造车新势力中,拜腾不仅是出发较早的企业,还推出了颇具竞争力的产品,并自建工厂,更通过与天津一汽的合作获得了生产资质,可以说拜腾距离正式进入市场只差临门一脚,这时候停摆自然令人感觉遗憾。

而这也是不少业内人士对拜腾此次重启抱有期待的原因,拜腾M-byte的研发已有很高完成度,盛腾成立后将专注该车的后续研发工作,官方表示,该车计划于2021年年底实现量产,而产品功能配置将根据明年市场行情预期作出灵活调整,此外明年上半年拜腾也将启动第二款车的研发工作。
坦白讲,拜腾的重启努力值得点赞,但也的确困难重重,不过《车壹条》还是乐见其成的,因为不管从拜腾表现出来的产品力和此前造车的扎实努力来说,还是其退出后会对股东、行业和地方政府带来的负面影响来看,最好的结局或许都是拜腾首款量产新车能顺利进入市场。
新造车创业路上需要不断闯关,但愿拜腾重启之路可以企稳走好,这样中国的高端电动车市场又将多一个实力玩家。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3. 拜腾CEO戴雷离职 一汽或将在其重组中扮演关键角色

拜腾汽车传出高管离职的消息。
10月11日,据外媒报道,拜腾汽车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戴雷(Daniel Kirchert)已经离职。拜腾汽车首席事务官丁清芬如今已成为该公司的实际负责人。
财经网汽车分别联系到戴雷本人和拜腾相关人士,双方均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戴雷个人社交账号资料显示,其任职拜腾汽车联合创始人和CEO的时间范围为“2019年2月至2020年7月”。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表示,作为职业经理人,戴雷未能解决拜腾的融资问题和经营困境,因此公司董事会将其罢免是可以理解的。
融资困难
2017年,前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戴雷和前宝马集团副总裁毕福康共同在华创立了高端电动汽车品牌——拜腾汽车。

成立至今,拜腾汽车共进行了4轮融资,总融资金额约84亿元,投资方包括一汽集团、和谐汽车、腾讯、南京国资委等。2018年,拜腾首款车型M-Byte的概念版本亮相,其贯穿式中控屏设计和高端配置一时引起大量关注。
M-Byte曾预计在2019年第四季度正式上市。
然而,受疫情等因素影响,拜腾的C轮融资迟迟不能到位。资金链的断裂不仅导致车型上市时间推迟,公司经营也难以为继。据央视财经于2020年6月的报道,拜腾拖欠员工薪资4个月之久,其上海、北京办公室均已撤租,南京工厂还因欠费而停水停电关厂。
拜腾还背负着巨额债务,除上述员工欠付薪资外,还有对一汽夏利的4.7亿元剩余欠款,工厂建设工程款和设备尾款。
张翔认为,拜腾耗资80多亿元未能实现量产目标,管理层不稳定,对于资方而言风险极大。
成本管控不合理是拜腾陷入经营危机的主要原因。据内部员工透露,在产线设备、开发投入、日常办公采购花销上,拜腾存在严重的铺张浪费现象,导致融资额迅速耗尽。此外,管理混乱、沟通不畅、欠缺创业氛围等问题也导致这家初创公司的经营效率低下。
2020年6月底,拜腾汽车宣布,由于公司融资及生产运营遭遇了重大挑战,中国区所有公司将自7月起,开始为期六个月的停工停产,以推进公司战略重组。在此期间,拜腾将安排少数员工继续维护公司基本运营,其余大部分员工将留职待岗。此外,公司还将从7月起陆续向员工发放未付薪资。
与此同时,北美和德国的办公室已根据当地法律启动破产保护申请,仅分别保留十余人。
重启不易
2020年8月,有消息称拜腾汽车正计划申请注册成立新公司,命名为“盛腾”。?新公司拟融资20亿元加速量产M-Byte,目前一汽集团等股东正积极推进该项融资。
9月9日,南京盛腾汽车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15亿元,法定代表人为段连祥。公司股东包括一汽股权投资(天津)有限公司、厦门道合智联投资合伙企业、南京兴智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段连祥等;业务范围主要包括汽车零部件研发、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新能源汽车换电设施销售等。
在此期间,拜腾汽车首席事务官丁清芬、供应链管理和研发副总裁段连祥以及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应展望成为公司的核心管理层,戴雷则未在其中。
知情人士称,拜腾正基本按照一汽集团给出的重组方案推进,计划于9月全速重启,比此前预计6个月的调整时间大幅缩短。
按照一汽集团B轮投资的约定,拜腾汽车南京工厂在生产M-Byte量产车型的同时,还将生产代号为“EQ320”的红旗品牌纯电动车。
为节约成本,M-Byte在供应商选择上更倾向于选择“缩短时间、降低成本”的本土供应商方案,来代替此前计划由外国供应商承接的项目。
成立新公司的同时,拜腾正分批召回员工。第三轮扩招也在同步进行,预计在9月内完成,届时员工人数将增加至近200人,其中主要为研发人员。
然而,在疫情冲击叠加车市淘汰加速的不利环境下,相比较已经成功上市、并且月销数千辆的蔚来等品牌,拜腾汽车已经错过新造车势力崛起的风口,其产品技术也因迟迟不能量产落地而失去优势。即便拜腾获得融资,跨过造车门槛,其能否得到消费市场认可还存有疑问。
结语:作为拜腾重组的关键角色,一汽集团或有可能接管、收购这家初创公司,解决其经营困境。张翔认为,智能化工厂和电动汽车平台是拜腾的优质资产,对一汽而言具有吸引力。不过,一汽集团要利用这些资产,还需重新改造产线、调试设备、更换供应商,这势必会造成一定的损失和风险。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拜腾CEO戴雷离职 一汽或将在其重组中扮演关键角色

4. 创始人戴雷被离职,拜腾“另起炉灶”明年能否顺利量产

在毕福康离职后,拜腾另一位创始人也挂冠而去。10月12日,有接近相关人士向“E车汇”表示,拜腾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戴雷已离开拜腾。而其离开则是由拜腾董事会和股东进行的决议,目前,拜腾首席事务官丁清芬作为联席CEO负责公司的整体运营。

“戴雷的离职从之前成立盛腾公司时就已有传闻,这可能是一汽的重组方案的步骤之一,因为大股东一汽方面和股东会不满意戴雷的工作方式,所以其离开也是必然。”
据透露,拜腾董事会和股东会已经正式批准了拜腾重组方案,即将重启的拜腾又会何去何从?
“另起炉灶”准备翻身
此前,“E车汇”曾报道过,拜腾在今年8月,申请注册成立名为“盛腾”的新科技公司,将非汽车业务剥离。据了解,拜腾的产品研发和电动平台技术开发任务将转移到新公司盛腾,拜腾只保留生产制造以及市场销售等业务。

新公司盛腾成立之时,就已经将戴雷排除在外,不参与新公司运作。法定代表人由拜腾汽车中国供应链管理和研发副总裁段连祥担任,此外,拜腾首席事务官丁清芬以及拜腾汽车总经理应展望也参与到相关管理工作中。
盛腾成立的主要目的就是快速推进拜腾M-byte的量产研发工作。目前,根据相关人士透露的消息显示,由大股东一汽集团联合其他投资方推进的20亿融资计划基本已经完成,同时,盛腾将在拜腾量产前回归拜腾,并将所有研发成果转移回拜腾。

根据一汽给出的重组计划显示,拜腾将在2021年底实现量产,而产品功能配置将根据明年市场行情预期作出灵活调整,也就是说,其售价很有可能将降低,另外在配置上也会有较大的变动。同时,盛腾方面还将启动第二款车型的研发工作,预计将是此前亮相过的K-byte轿车车型。
“开源节流”缩减成本
根据“E车汇”向消息人士了解到的消息,目前已有一汽人士介入到拜腾的运营之中。在一汽集团主导下,拜腾将更加节约。南京建设工程信息网发布公告显示,“南京知行年产30万套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项目弱电自控系统工程增项劳务合同招标”项目已落地,南京中时江建设工程有限公司8月22日已中标。量产车型一些原本由国外供应商承接的项目,会交给中国本土供应商,而这些供应商则是通过一汽介绍参与。

并且拜腾南京工厂15万辆年产能中将有5万辆用于生产代号为“EQ320”的红旗纯电动车,预计将是在北京车展上亮相的红旗EHS9。此外,未来拜腾南京工厂还将为其他电动汽车品牌代工,目前已有奥迪方面接洽。

生产其他品牌电动汽车,有助于拜腾南京工厂更充分利用产能,分摊工厂运营成本,实现集约发展。据了解,拜腾南京工厂设计时就有红旗的技术人员参与,所以转产红旗电动汽车的生产线改造花费会小一些。

无论谁来主导量产进程,最终的产品才是决定拜腾生存前景的关键。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早已经实现规模化交付,拜腾的产品却迟迟未能上市,这让资本市场逐渐丧失对拜腾的兴趣。“另起炉灶”后的拜腾能否翻身,仍要看产品本身竞争力如何。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