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骗称借钱给银行三人卷走数千万

  海都闽南网讯 曾经,在南安市柳城街道金街社区,提起陈某志,街坊邻居都有挺高的评价,“能干,为人不错”。
但如今,“骗子”已成了他的代名词。
自去年11月以来,陈某志伙同林某东夫妇,以“通过在银行当高管的亲戚,借钱给银行周转”为由,向多人集资,少则十几万元,多则数百万元。
本月10日、11日,三人相继“失踪”,受害人因讨债聚在一起才发现,此事涉及的金额至少有3035万元。
而不少受害人的钱,还是从亲戚朋友那里筹来的。

  21日,陈某志向南安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自首。

三人合股开茶室 “不卖茶,只谈钱”

  南安柳城金街路边的“三江茶室”关门有些时日了。
多名受害人称,该茶室是陈某志、林某东和妻子郑某双合股于去年11月所办,平时“不卖茶,只谈钱”。
林某东与陈某志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两人年龄相仿,约40岁,但林某东曾接受劳教,陈某志却经营了不少产业,资产颇丰。

  “说是三人合股,但是谁看得起他林某东!”有受害者说,林某东名声并不好,“大家愿意拿钱出来,一是得知他亲戚在银行做高管,二是陈某志平时为人不错,有店有厂的,能够担保。

  受害者提供的几张借条中,林某东是借款人,陈某志是担保人。
多名受害人称,经陈某志担保的钱款,约有两千万元。

上午自若陪泡茶 “天一黑,人跑了”

  林某东集资所打招牌看似诱惑力颇大:以两分半至三分的利息从众人处收钱,之后通过主管个人信贷业务的银行高管亲戚,借给银行用于周转资金。
人们都觉得,银行家大业大,如此“投资”,风险趋零,堪称“一本万利”。
于是,大多数钱款直接汇入了陈某志和郑某双的账户中。

  本月10日,有人发现无法联系林某东和郑某双夫妻。
11日下午,陈某志还在一名受害人店中喝茶,晚上却已跑路。
12日,三人逃跑之事败露,部分受害人聚集在“三江茶室”门口,此时人们方知三人“摊子摊得大了”。

  逃跑后,陈某志发了数条短信给几个关系较好的债主。
短信中,陈某志写到,自己也是受害者,林某东卷走“四千多万”,自己被逼无奈才跑路,身上只剩2万元现金,未来“累死了也会拼命赚来还你”。

  调查所得知的结果,却让大家愤愤不平:陈某志11日晚跑路,13日他一银行账号中转出23万元至妻子的侄子账户,家人解释“为侄子结婚准备”;两辆小车被拆除车牌后藏了起来;名下的3套房产通过立下契约方式转给弟弟。

受害者自发调查 “3035万,全没了”

  13日,部分受害人聚集起来,根据各自手中欠条,列出了一张表格,共22人,被卷金额总计3035万元。
“之后还不断听说有人被牵扯进来。
恐怕只有等到林某东被抓到,才能弄清一共有多少钱。
”有受害人如是说。

  表格中,有位女受害人被卷走金额高达500多万。
据别人所称,林某东为取得她的信任,还将他在银行任高管亲戚的房产证抵押给她,“但后来发现,其实那本房产证是假的。
她的钱其实也是从别人那里集来的,所以现在为了躲债,也跑了。

  据了解,受害人中与该女子情况相似的,不在少数。

出逃十天后自首 “骗的钱,何时还”

  21日下午,陈某志向南安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自首。
据受害人计算,仍掌握在陈某志手中的资金,“最多不会超过200万”,而林某东夫妇仍然在逃,“撒出去的钱不知何时能等回来。

  南安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证实了陈某志已自首落网的消息。
经侦民警称,银行方在配合警方调查时,曾明确答复,林某东是假借银行为幌进行集资。
根据林某东的集资手段判断,其行为已涉嫌诈骗。
但因案件未破,无法进一步透露案情。
(本网记者 涂传之 黄启鹏)

责任编辑:hdwmn_cyb

文章来源:农作物深加工项目

标签:高粱饴是什么,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国家考核,湖南稻谷收购价,粮食画,秋天的农作物简笔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