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摊争寸地规矩谁来定?

  客运中心站旁边,执法人员上街劝导占道经营的摊贩。
(王柏峰 摄)

  客运中心站附近占道摆摊混乱 (胡彦明 摄)   

  前天下午,市区客运中心站摊贩胡某和邱某淦为抢摊位发生血案,胡某用弹簧刀捅死了邱某淦的弟弟邱某达。
昨天,记者从丰泽警方获悉,案发后凶嫌逃往外省,警方正全力缉捕。

  客运中心站投入运营以来,带动了周边经济发展,庞大的人流吸引了许多摊贩来这里做生意。
2个月来发生2起血案,使得该站周边摆摊乱象再次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昨天,记者多方走访,了解这个市场的利益圈。

  环境 脏乱差堵得慌

  昨天下午1时许,记者来到客运中心站附近,看到百汇商场和中远名城前面的空地正中紧挨着地面铺设了两根铁条,四五十个水果、服装、饰品、包包、手表手机等类别的摊位一字排开,相对有序。

  而在百汇商场楼下店铺和摊点之间的过道上,杂乱地挤着几十家烧烤、煎炸、水煮、寿司等小吃摊,大多摊贩斜着、横着摆摊,拥挤,杂乱。
每辆摊车旁,垃圾满地。
昨天下了点雨,地上污水横流。

  乘客、闲逛的人们或周边工地上的工人,来到这里,买个煎饼、煎鸡蛋或一串鸡肉串,边付钱边吃。

  “前几年高峰时,有两三百个摊贩在此摆摊设点。
经过多次整治,目前仍有上百个摊贩。
每天上班,行车和心情都‘堵’得慌。
”车站一位工作人员说。

  摊贩  城管下班我们摆摊

  据悉,百汇商场和中远名城前面空地上的那些摊点,属于丰泽街道东美社区居委会设置的临时便民摊点,水果摊贩每月向社区缴纳200元垃圾清运费,其他摊贩每月150元。
每月1日,社区派人收费,开具收款收据,所以这些摊贩的位置有保证,生意也相对稳定。

  东美社区有关人士说,过道上的烧烤、煎炸、水煮、寿司等饮食类摊点,因为存在油烟污染和食品安全隐患,不能在临时便民摊点经营,属于环境整治对象,被禁止在这里摆摊。
今年9月起,社区没再找他们收费。

  不过,一个多月来,这些摊点是禁而不止,他们跟执法人员玩起了捉迷藏。
“我们等城管下班了,才推车出来摆摊。
上午11点半到下午2点半,下午5点开始,直到晚上没顾客了才收摊。
”一个来自南平的煎鸡蛋摊主说。

  竞争  犹如江湖位置靠抢

  据摊主们说,大家多是长期在这里摆摊的,彼此都很熟悉,很多是家人、亲戚、老乡成群结队,房子也租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小江湖”。

  “这些饮食摊点,多数摊主已经做了三五年,不少是客运中心站一投入使用就在这里做生意的。
上个月被禁止进入临时摊点后,谁先来,谁就先抢占有利位置——尤其是靠近车站乘客出口处。
因为要抢地盘,彼此心里都较着劲,今天被你抢先,明天肯定冒着被管理人员没收的危险,提早出来抢位置。
”一位摊主说。

  如果家人、亲戚都在这里,拥有三四辆摊车,他们就会讲究策略,或是在人流集中的地点分别摆摊,或是围住“对手”,所以,发生争执是常有的事。
有时,人多的一方晚来了,也会公然抢位置。
胡某捅死邱某达,就是由抢摊位引起争执,导致命案。

  两难  摊贩谋生取缔不易

  丰泽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陈副局长说,每周他们开展中心市区市容市貌整治行动,清理客运中心站周边占道摆摊都是工作重点。
按规定,必须完全取缔占道摆摊,但这些摊主多是农民工,没有技能,靠摆摊生存,有的还带着一家人,强制执法容易激化矛盾。
执法人员只有开展人性化管理,以教育劝导为主,但收效甚微。

  据介绍,今年7月和8月,丰泽街道办事处与丰泽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东美社区居委会联合开展了两次整治行动,清理了30多个烧烤、煎炸等饮食摊位。
20多天后,这些摊贩又回来了。

  丰泽街道办事处党工委董副书记说,客运中心站地处中心市区,对其周边摆摊设点的管理,缺乏协调多部门的联动对接机制,平时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建议  疏堵结合规划集市

  烧烤摊有着特定的消费人群。
有需求就有市场,加上这些摊贩需要解决生计问题,因此,光靠强制取缔这种“堵”的办法,显然无法根本解决问题,还应疏导。

  董副书记建议,由政府牵头,规划建设一个有人气、有生意、摊贩愿意进场的小吃集市,统一管理,再辅以整治取缔,问题就能得到解决。

  “这样的集市选址要科学合理。
有关部门曾在市区青少年宫后面规划便民摊点,想把市区占道经营的摊贩迁进去,因没有人流,摊贩不愿进场,最终不了了之。
”陈副局长说。

  丰泽区城市管理委员会有关负责人称,如果能在车站、医院、大型卖场附近,配套建设便民摊点,摊贩肯定愿意进场,就能形成便于管理的集市,同时解决占道经营、环境污染、治安等问题。

  □早报记者肖国敬

责任编辑:hdwmn_cjf

文章来源:有卖二手粮食输送机

标签:今天稻谷价格,秋天收稻谷简笔画,粮食危机,粮食输送机600宽图纸,超级水稻简笔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