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泉州市区近半社区喊穷借公章“求捐资”


社区的一份财务表

  海都闽南网讯 去社区盖个章,被莫名其妙地要求交200元,交完钱给的收据却是“捐资”。
近日,泉州市区泉秀菜市场的店家杨先生遭遇“被捐资”,而“被捐资”据称已成潜规则。

  当事的泉秀街道新秀社区直言:向个体户伸手,实在是无奈;去年“为民办实事”修条路,还欠下近30万元。

  社区穷,远不止新秀社区。

  记者连日调查采访,发现鲤城、丰泽的153个社区中,有近半财政紧张,正面临“泥菩萨过江”的窘迫境地;而社区的贫富悬殊也颇让人惊讶:鲤城79个社区,去年居财总收入2700多万元,数个社区却一分钱都没有;而丰泽D社区,一年的居财收入过千万。

  对于生活在城市的每个人来说,市民的生活正越来越离不开身边的社区——正如D社区头家所说:“千条线万条线,都得从这个‘针眼’穿过去”。

  社区,距离我们最近的那个“办公楼”,其财政困境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影响的是城市的健康发展,值得关注。

  为了办证去社区盖个章,本是社区应该提供的便民服务,但社区要求商家出钱,名目却是“捐资”。
多年“被捐资”,商家也有了经验——每年根据行情,讨价还价。
社区则说是“被逼无奈”。

质疑:个体户“被捐资”是何名目?

  杨先生的小店,在泉秀街道新秀社区辖区内的菜市场。
几天前,工商执照要年检,他去新秀社区盖个章,不想遭遇“被捐款”。

  这天,社区章盖好后,要求杨先生交一笔钱,也没什么名目。
一开始说交300元,杨先生讨价还价,交了200元。
交了钱,杨先生拿到收据一看,备注是“捐资”。

  捐资?杨先生觉得莫名其妙,虽然只有200元,但自己并没想过捐资,而且完全不知道这捐去哪呢?杨先生觉得,这就是“被捐资”。

  记者在泉秀菜市场走访数家商户,得知被“捐资”的商户并非少数,已然成“潜规则”。
杨先生附近的店主王先生,去年就这样“捐”了500元,今年又被“捐”了200元——正是他透露今年“捐资”价位有变,杨先生才能跟社区讲价。

  对于“被捐资”,王先生同样气愤,却敢怒不敢言。
他说,“社区说盖章要交钱,我们就交呗,你若去问捐的是什么资,万一执照换不来呢。

回应:财政入不敷出实在无奈!

  对于商家“被捐资”,当事的新秀社区坦承,这事社区有点半强迫,“可我们这手伸得无奈”。

  “社区实在是没钱,才想出这个方法。
”新秀社区主任林蓉解释,捐资的这笔款项用于偿还社区拖欠的工程款——去年区里“为民办实事项目”,新秀社区整修一条道路,上级拨80%费用,社区因此欠下近30万。

  新秀社区,2009年才从原泉淮社区分拆出来,每年的居财收入,几句话就能说清楚。
办公经费加固定资产收入,算下来一年就约10万元。

  然而,花销却是收入的几倍。

  林蓉说,每年公共设施的日常维护开销不小,还常有计划外的开销。
比如,前几天一栋楼下水道堵了,居民图省事,敲破管道和路面让污水直排,社区又花了好几千元整修。
还有每年管道、路面维修,卫生保洁,过节慰问……

  “没办法,只好去化缘,不然怎么撑?”讨钱、找人、求办事……区政府、街道、兄弟社区、辖区单位一家家拜访。
向上讨钱得有项目,普通居民没钱给,辖区单位“任务”多。
最终,社区想到了这些个体商户。

  丰泽X社区的书记说,他原来觉得城市化快,在社区干啥都有前途。
但几年后,他得出相反的结论,“社区太穷,啥都干不了”,而富社区书记说到有钱却也叹气。
选取贫富社区的账本,折射社区事多、责任大、钱不够的生存状态。

穷社区:一年欠数十万办公茶得私人买

  40多岁的老李,是丰泽X社区的头家,一开始他把社区看成是个香饽饽。

  他大学刚毕业时到社区,对社区工作一肚子想法,“你想啊,城市化这么快,在社区干点啥,肯定有前途”。
但几年后,他得出相反的结论,“社区太穷,啥都干不了”。

  “来了人,总不好意思不泡茶吧?茶钱不能从社区出,大家只好从自家带,没带的话,就真的不好意思了。
”社区没钱,老李一个头两个大,“不是夸张,脑袋嗡嗡响”。

  他所在的社区,20多年前还是农田,后来盖了些单位集资房。
“本身就没什么家业,后来还分了家,家底更没了。
”到社区来聊天的陈阿伯,连连点头:“是啊,这社区穷,住这儿的,都知道。

  “没家底,还没创收。
”老李说,社区收入只有几间店面,一月收入一万多元,“还得托近年房租涨了的福。
”但收入涨一点,开支要多一截。
他给记者算账说,别的社区补贴多,清洁工人的工资都1800元了,我们最多才1200元,保洁员天天喊要走人,“社区工作人员得变着法儿‘哄’他们”。

  老李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越是没钱越容易花钱。
说着,老李的眉头又皱起来了。
原来,社区房子老旧,问题多;基础设施也跟不上,风一刮路灯就斜了;这眼下,社区有排污管和暗沟不能清理,1000多块水泥盖板要补,花坛里杂草丛生,可一平方米草皮就6块,你随便动个念头就要上万。

  甚至日常开支都难了。
工作人员要发工资,办公室的水电费,日常耗材,“办个再小的活动,贴个标语、分个传单,发个别人看不上的小礼品,那都是钱啊”。

  一年入账50万,到年底亏一大笔;而今年社区车位什么的也收归上级,估计要欠下好几十万了。
这些年,老李觉得压力大,常为生存发愁,“我就想,他们(上级政府)总不会叫我们破产吧?”

富社区:年收入过千万一把拖把也要“抠”

  富的社区,确实钱多多。
一年光自创的收入就高达千万。
这样的社区,又如何生存呢?

  老苏是丰泽D社区的头家,这个社区被称为“丰泽第一村”。
D社区拥有大酒店、菜市场、农贸市场等固定资产,加上往年积累,社区每年居财收入一千多万。
每当和其他社区头家碰头时,谁都羡慕他的社区“有钱花”。

  但事实上,老苏常常一早醒来,脑子就得飞快地转,社区事多,每办件事都得从他手中开支。
“一千多万是没错,但家大业大,一年得花900多万。
”老苏呷了一口茶,说到有钱叹了口气,“我说我压力大,平时上上下下,没人相信!”

  他说社区的事多得连着讲一天一夜都不重复:从经济、文化、民政、计生、社保、卫生、法律、宣传等,还有征兵、安全生产、两劳人员安置、征税,社区都要出人出钱“协助”……“千条线,万条线,都要从我们这个‘针眼’穿过去!”

  老苏说,社区卫生搞得好,也是花钱投入的。
去年社区卫生保洁费将近百万,上面拨20多万,社区垫六七十万。
为搞好治安,社区有20多个联防队员,加上几十个探头的维护等,每年也支出近100万。
还有社区50多个工作人员的工资及年终奖金;日常办公经费,一年一两百万。

  富的社区还得给居民福利,但这让老苏自豪: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他们就为老人发退休金,甚至比华西村都早,现在400多人一年要发300万元:原村的村民每年要分红;每年两次安排老人出游……

  而每年,财政拨款只有26万多的卫生管理专项费用,其他补贴不多,还常常不到位。
花销多,富书记也得“抠”。
前几天,办公室主任说有把拖把坏了,老苏还当面“考察”,一看确实不能将就了,才签字给钱。

【数据】近半社区喊穷低于20万难运转

  那么,鲤城和丰泽多达153个社区,他们总体的生存状态又如何?

  近日,记者了解到,居财收入少、“自转”困难的社区,在泉州有近半,有些社区甚至零收入。

  据了解,鲤城区共79个社区居委会,去年居财总收入才2700多万元,而且各社区贫富差距极大。
在鲤城,按照年居财收入分四等:百万元以上的7个;50万~100万元的8个;20万~50万元的22个;低于20万元的共42个。
还有几个社区,收入几乎为零。

  而丰泽区共74个社区,有1/3因经费不足运转困难,缺钱的多为纯社区(传统的城镇社区)。

  一般,一个社区要保持正常运作,每年各项费用支出至少四五十万元,而对零收入或收入低的社区来说,他们根本无法维持正常运作。
鲤城社区办相关负责人说,最后一等、20万元的基准线,就是“一个社区能否正常开展工作的标准”。

  一般社区的主要入账,是行政拨款。
目前,除了卫生保洁走专项资金,工作人员工资下拨外,泉州市对社区的办公经费则根据社区人口数补助。
丰泽区对自有收入20万以上的,每年补助的工作经费为1万元或8000元;对相对困难的,丰泽区补助1万到1.5万元。
鲤城区对自有收入20万元以下的社区,则根据差额补助70%。
也就是说,丰泽区零收入的社区,每年补助不过数万;而鲤城区最多也只有14万元。

  不过,鲤城社区办这位负责人强调,鲤城区还有人员的工资补贴,“另外如果需要社区帮忙做什么事,就相应拨款,费随事转。
这样,所有的社区基本上可以保持运转!”

  (应采访者要求,两个社区化名)

上一页12下一页

文章来源:红高粱图片

标签:高粱红了全集,玉米影视,稻谷风云在线观看,玉米收割机价格,粟和高粱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