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与武汉乘客同机:双方的困境

点击进入疫情地图>>  去微公益捐款>>

原标题:与武汉乘客同机:双方的困境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20年1月29日上午9点41分,“阳澄湖大闸蟹发布”通报,1月28日阳澄湖大闸蟹新增确诊人数19名,其中有2名,正是来自1月24日新加坡酷航的TR188航班。

该航班1月24日从新加坡樟宜机场飞往阳澄湖大闸蟹萧山机场,当航班抵达的第二天,就已确诊2名新冠肺炎患者,现在,这个数字上升至4名。
机上335名乘客中,有116人原本飞往武汉,但由于武汉航班取消,他们不得不选择其他航班回国,阳澄湖大闸蟹成了他们集体选择的目的地。

一边是非武汉乘客本能的不安与担忧,另一边是武汉人害怕成为病源的忐忑与回国心切,在两难的抉择面前,谁来保护他们各自的权益?

记者 | 薛芃 驳静

“阳澄湖大闸蟹的先下”

1月24日下午,戴永新一家三口很早就到了樟宜机场,没能买到口罩。
远在阳澄湖大闸蟹的大儿子头一天就告诉他,“最好买一点口罩”,他在酒店附近的大商场和几家“7-11”都没能买到。
他们一家三口,直到飞机降落后,才从防疫人员手中领到口罩。
与4位确诊患者共乘一机的他们,全程没有防护,对于能否顺利解除隔离,戴永新心中忐忑。

同样忐忑的还有徐可与父母。
他回想起来,新加坡机场的安检“形同虚设”,尤其是没有测量体温,似乎对当前的疫情显得漫不经心。

原本这架航班上有4个团,其他都是散客。
其中的赵女士留意到,酷航更改过一次飞机型号,她后来怀疑,“是为了增加武汉改签阳澄湖大闸蟹的116名乘客临时换的”。
得知武汉肺炎疫情后,新加坡酷航决定取消1月23日到2月2日期间所有飞往武汉的航班,原本这些航班的乘客可全额退款或自愿选择酷航其他航班,飞往大陆其他城市及港、澳地区,或将机票无限延期。

徐可一家是登机比较晚的一拨人,坐在飞机的后排。
此时,前面的位子已基本坐满。

5个小时后,飞机于1月24日晚上9点半落地阳澄湖大闸蟹萧山国际机场。

一看表,比计划早了15分钟。
机舱广播让乘客暂缓行动,按住了部分飞机一停稳就拿取行李的乘客。
十几分钟后,上来2位身穿防护服的人。







对遭遇“嫌弃”的武汉乘客来说,封城后有家难回,何尝不是艰难的困境。
这种困境既来自同胞的排斥,也来自部分航空公司“不接受湖北旅客”的措施,疫情当前,留给武汉乘客的选择并不多。
作为运送乘客的一线,如何兼顾湖北与非湖北乘客的利益,对航空公司来说也是个挑战。

在“善待武汉人”的口号中,当身边真的出现武汉人时,能否真的如倡议般善待,又该如何切实地既帮助他们又保护自己?在疫情面前,人与人之间相互防备的界线究竟该如何把控?病疫边界和人道关怀又该如何平衡?面对即将到来的“返工潮”,这既是对个人,也是对社会提出的更大难题。

(戴永新、徐可、高珊为化名,实习记者张佳婧对本文亦有帮助)

文章来源:高粱米和什么米搭配好

标签:秋天收成的农作物图片,山东高粱饴,粮食膨化机怎么传入中国的,稻谷价格最新价格行情,农作物粘贴画制作